PPP收紧后,对智慧城市的发展建议

    发布日期:2018-09-29 信息来源:中国智慧城市论坛 字体:[ ]

    2018年3月底大限已到,陆续国家财政部PPP项目库中,很多PPP项目被清理出库,网上也流出了新疆、湖南等各地的发文文件,或者全面暂停PPP,或者重新梳理PPP项目,这对于刚刚找到智慧城市的运作模式的,高歌猛进的智慧城市PPP项目无疑是当头一棒,后续智慧城市何去何从?


    日前,中国科学技术法学会智慧城市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智慧城市论坛副秘书长王永刚对此进行认为,PPP项目良性的发展,是国家大力支持的,当前除去的PPP项目,主要是变相的类似的BT项目,仅仅实现了财政的表外融资,没有充分发挥PPP社会资本投资运营的初衷。


    一个良好的PPP项目的设置,要实现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共赢,要实现社会大众购买服务的场景。


    我们目前已经开展的PPP项目,少部分归类于智慧城市项目,但由于主要是通过政府财政购买服务,而对于一些政府财政不足的区域,大量的财政投入到没有办法开展社会运营的项目上,仅仅依靠每年政府的预算,来支撑,是不足为取的。


    例如一个城市的财政每年PPP支出能力只有一个亿,可是智慧城市项目的平安城市的需要就要接近一个亿,那这样一个纯粹政府财政的项目,就占据了智慧城市的大部分,其他项目从哪里找费用呢? 再比如一个个城市的财政每年PPP预算只有一个亿,可是智慧城市PPP总体项目却超过1个亿,这样政府就需要开展第三方融资,这样的项目也很难推进。


    所以,在当前情况下,智慧城市的总体发展思路如下:


    一、智慧城市PPP项目,不是不可以开展,但是要有适当的政府购买服务+社会运营的总体运营思路。要有部分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要有可以投资运营的项目联合在城市开展,这样既可以保证智慧城市PPP公司的现金流,有利于智慧城市PPP公司的社会化融资,同时在政府购买服务方面,要绝对给政府足够的财政预算空间,避免政府过大的资金压力,绝对要避免寅吃卯粮的现象。


    二、当前,我国政府的官员轮换很快,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现官要管前任的账,但都有本届个人的政绩的驱动诉求,所以智慧城市要尽量开展可投资运营的模式,减少依赖于政府财政,减少依赖于官员个人关系,政商关系清晰,靠自身的资源,玩转智慧城市。


    三、智慧城市是一项巨复杂的系统工程,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迭代发展,前进。我们一定要先聚焦投入到阻力小、显效快的项目,彰显智慧城市运营的能力,获取城市的领导和人民的更多信任和支持。


    四、智慧城市要考虑整体计算投入和产出的效益。有的项目需要政府财政大,有的项目需要政府财政少,有的项目不需要政府财政,但要统筹去计算,建设智慧城市,总计政府要投入多少,智慧城市运营商要投入多少,运营的效益会是多少。智慧城市分拆城各个子项目的独立运作模式,很不鼓励,结果会演变成,哪个部门能找到钱,能要到财政资金,哪个部门的系统就先上,其他的就等着,很难形成智慧城市的全大数据,也很难实现对城市的全局优化。


    五、我国智慧城市绝对不可能形成几个企业,或者几个以某企业为主体的联盟的垄断现象,因为我们的城市的差异性,一定给会涌现出来很多智慧城市运营商,分级分类承担各种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设,发展。


    中国智慧城市论坛在2018年提出“智慧城市市场开发者”的定位,就是要联合更多的企业,扶持各类智慧城市运营商,探索政府引导、企业主体投资、向社会收费运营的模式,共同服务于我国智慧城市的健康的快速的发展。

          

             来源:中国智慧城市论坛(智慧城市研究);作者:王永刚;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KsLexNM9JW2oiR7euLeHmQ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