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唐双宁)

    发布日期:2019-03-05 信息来源:《中国金融家》 2007年07期 字体:[ ]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是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原董事长、原党委书记唐双宁的《寄语青年朋友》,在这篇文章中,这位被称为现代版“达芬奇”的奇人,讲述了他的读书经历,尤其是结合自身生活和工作经历,对《矛盾论》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读,旁征博引,论证严谨,语言清新,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对于我们深入了解和有效运用《矛盾论》认识客观规律,指导工作实践大有裨益。是为荐。


    寄语青年朋友

    唐双宁

    (2007)


    银监会机关团委要我向青年朋友推荐—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作品并籍此寄语青年朋友。

    老实说,我们这—代人当年就是阅读这些经典著作长大的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大串著作的名字,像什么《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路德维西》、《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还记得很多很多书中的名言,像什么“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东西还需要物质的东西去解决”,什么“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圣”什么“鹰有时飞的比鸡还低,但鸡永远飞不到鹰那么高”……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懵懵懂懂,朦朦胧胧,却虔诚无比,深信不疑。八十年代后,这些著作读的不多了,换成了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萨特的《存在与虚无》,黑格尔的《小逻辑》、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奈斯比特的《大趋势》等等。今天经过几十年复杂的人生,回过头来看,两个不同年代读的书都让我受益匪浅。打个比方说七十年代读的那些书虽然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但却在我的思想深处打下了坚实的地基、世界观、方法论的地基,让我受益无穷。八十年代以后读的那些书,虽然带有很强的时髦色彩,但让我知道了理论大观园的丰富多彩,让我的精神世界生出许多新的“植被”……

    现在,这么多的书,机关团委只让我推荐一本,我真的很为难。不知青年朋友有没有读过我的母校东北财经大学2004年第二期《校友通讯》对我的采访,其中让我列出我最喜欢的三本书,我当时就很为难,最后勉为其难按写作的时间顺序选择了《道德经》、《忏悔录》和《矛盾论》。

    今天,我又面临这样一个境地……

    如果硬要我推荐一本,我想先推荐《资本论》,毕竟我们是搞经济工作的,不读《资本论》是不行的。这部大部头应当说分为三卷或四卷,第一卷是马克思写的,阐述了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资本积累论的理论;第二、三卷是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手稿整理的;第四卷过去没有中译本,实际上是考茨基在马克思手稿基础上整理的,取名《剩余价值理论》(这些问题在理论界还有争论,且不去管它)。

    读《资本论》,第一次是我念大学时为了学习政治经济学的需要通读的;第二次是我读研究生时《资本论》作为一门课程,在林继肯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其实,读《资本论》不光是为了掌握它的基本理论,它的语言也非常优美。像小说一样。比如马克思面对一个鞋匠的指责,写到“缝你的鞋吧。鞋匠!”大有中国古人豪放词的气概。

    我常想,毛泽东的文风会不会是受到马克思的影响(也有人说毛泽东没有来得及读《资本论》)?再比如,当工人质问资本家时,《资本论》写到“工人的眼睛湿了,资本家的裤子湿了”;在谈到讽刺资本家的讲话时,《资本论》又写到资本家的这个讲话“深深打动了听众,但打动的不是听众的心,而是听众的胃”,极尽幽默该谐之能事……

    《资本论》好是好,可毕竟是大部头,离我们又这么久远了(时间上,空间上),青年朋友既要上班,还要搞对象(或呵护小家庭),还要学英语,还要上网。还要炒股,还要卡拉OK,还要郊游,恐怕没有时间去读它。那么,有几本毛泽东的书离我们比较近,也比较薄,比较容易看,是不可不读的。像《论持久战》,当年抗战初期,有的人在日本强大的攻势面前尿了裤子,认为中国完了,产生“亡国论”情绪;也有人不了解战场的形势,呈一时之气,认为日本一个蕞尔小国,没什么了不起的,产生了“速胜论”情绪,毛泽东基于对战局的全面了解,基于对中日两国总体国力的对比分析(日本是小国、强国,是非正义战争,中国是大国、弱国,是正义战争),利用他那特有的分析方法(实际上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指出亡国论不对,速胜论也不对,中日战争将是一场持久战。将通过防御、相持,反攻三个阶段,取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历史后来好像有意关照毛泽东,抗日战争恰恰就是按着毛泽东设计的路线往前走。所以,连蒋介石、白崇禧这些毛泽东的宿敌,也不得不将《论持久战》奉为至宝。据说,白崇禧是一口气读完《论持久战》的,还把《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成两句话:“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蒋介石表面拉硬,背地里却要求国民党高级军官人手一册,还特意办了学习班。那么今天,这篇文章对于我分析中国的金融形势,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像国有银行改革的“三段论”,城市商业银行改革的四阶段论,农村信用社改革的‘四棒论”,皆受益于此。再比如《反对本本主义),这是毛泽东寻乌调查的总结,当年弄丢了,所以没有收进《毛泽东选集》。解放后,福建的一位农民发现了一本当年的油印本,上交国家,现收藏在军博,并收进了《毛泽东著作选读》,60年代还印了大量的单行本,为了感受这种意境。我曾专门跑到江西省的寻乌县去体验。它帮我认识到,今天我们一切政策的制定仍然要从实际出发,通过调查研究得出结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另外,还有《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论十大关系》等等,都是经典力作,不可不读。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实在要推荐一本,那还是推荐《矛盾论》吧。实际上。这本书岂止是“推荐”,我甚至是想以长者的口气,强烈要求你们去读。这本书是毛泽东哲学思想的代表作,它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从两种宇宙观、矛盾的普遍性、矛盾的特殊性,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矛盾诸方面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对抗在矛盾中的地位等方面,深刻地阐述了对立统一规律,特别是进一步发挥了“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实质和核心”的思想。这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发展,新贡献,具体说来,这本书一是从宇宙观(世界观)的高度,发挥了列宁关于两种发展观的思想,指出不能用弧立的、静止的和片面的观点看问题。二是这本书全面论述了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指出矛盾的普遍性包括两方面的含义:其一是指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其二是指每一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自始至终的矛盾运动;该书还进而系统地论述了矛盾特殊性的理论,明确指出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就是矛盾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二者相互区别.相互联系又相互转化。三是这本书论证了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的原理,规定了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的定义,说明了找出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方面的方法论意义,并论述了矛盾对立双方相互转化的根据和条件。四是这本书具体地阐明了矛盾诸方面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及其相互关系,认为对立的统一是有条件的,暂时的、相对的,对立的互相排斥的斗争则是绝对的;有条件的相对的同一性和无条件的绝对的斗争性相结合,构成了一切事物的矛盾运动。五是这本书分析了矛盾斗争的两种基本形式即对抗性的矛盾和非对抗性的矛盾,并指出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

    这本书对我是受益无穷的,我曾三赴延安,在这本书的写作地凤愿山的窑洞前和演讲地抗大旧址前伫立徘徊,陷入沉思,以说,没有这本书,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尽管它的许多语言都是几十年前的语言,哲学语言也比较晦涩难懂,但我还是劝青年朋友们硬着头皮读下去。因为我们过去、现在、将来,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矛盾,比如你有时想不开,老觉得别人对不住你,那么,《矛盾论》告诉你,矛盾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但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所以,一切过不去实际都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自己过得去,什么都过得去。《矛盾论》还告诉你矛盾的双方是互相依存的,无不以对方的存在为自己存在的条件,一方不存在了,另一方也就不存在了,所以,许多事你自己不去多想,往好里想,对方也就自然不去多想,也就自然往好里想,“有”就变成了“无”;你要是越往坏处想,自然事情就越来越糟。就像齐人偷斧、杯弓蛇影一样,“无”变成了“有”,再比如拿我们金融生活来说,面对股市,你不知道眼下该怎么办,买吧,怕套住,不买吧,怕失去赚钱的机会。当然,《矛盾论》也不会告诉你明天升多少点,后天降多少点,但它会告诉你,事物都是波浪式前进的。“矛盾的双方无不依据一定的条件向其相反的方向转化”,登山登到顶点必然是下山,那你自己就看着办吧。还有目前经济工作面临着人民币升值预期,外汇储备过高,流动性过剩、信贷投放过猛,经济发展过快等诸多矛盾.这些矛盾怎么解决?《矛盾论》说:如果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复杂矛盾的话,必有一个是主要矛盾,决定着事物的性质。那么.在上述问题中,经济发展过快是信贷投放过猛造成的,信贷投放过猛是流动性过剩造成的,流动性过剩是外汇储备过高和人民币升值预期造成的,由此说来外汇储备过高和人民币升值预期是主要矛盾。那么,是否可以通过调整结售汇政策,逐步变强制结汇为意愿结汇,来减少外汇储备增量呢?是否可以调整一下招商引资政策。限制地方的“招商引资”,来减少外汇储备增量呢(同时也起到限制公款出国旅游的作用)?是否可以通过调整出口退税政策,来减少外汇储备增量呢?是否可以通过调整价格政策来加大企业环保、耗能、安全和工资的成本,最终加大出口成本,来减少贸易顺差,减少外汇储备增量呢?是否可以通过调整和合理确定物价指数的取样范围,来降低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少外汇储备的增量呢?是否可以通过取消进口审批政策,有计划地组织进口一批紧缺原材料和高新技术,来减少外汇储备存量呢?是否可以通过增加境外投资,来减少外汇储备存量呢?是否可以通过扩大内需,来抵御由于减少出口带来的就业压力呢?是否应当通过适时调整外汇储备构成,来降低美元国债的比重从而减少风险呢?是否应当继续稳步进行汇率改革,加强监管,控制热钱流入,来保持币值的基本稳定呢?采取上述措施,是不是就可以相对的解决外汇储备过高和人民币升值预期这个主要矛盾进而促进其他次要矛盾的解决呢,不妨可以试一试……

    末了我再罗嗦几句。

    第一,钱钟书先生讲过一句话‘不识字的人受人骗,识字的人受书骗”。尽信书不如无书,青年朋友们读书一定要读活书,不要读死书;同时不但要读有字书,还要读无字书,读无字书也可以理解为“行万里路”。北大、清华等学校请我讲书法时,我曾提到了“书外功夫”的概念。”书外功夫”概括起来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万件事、抒万般情、师万人长、拓万丈胸其中“行万里路我提到“身行”与“心行”的问题,受客观条件限制,人不可能穷尽天下路,有的不能“身行”,“心行”也是可以的。范仲淹写《岳阳楼记》的时候,并没有去过岳阳楼,也没有去过洞庭湖。但是,因为他对当地的历史、地理、文化有非常透彻的了解,更因为他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境界,所以写出了这篇文章。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这种情怀和境界。就是去了岳阳楼也还是写不出来。我曾写过一篇名为《让他三尺又何妨》的杂文,其中写到康雍年间安徽桐城张英、张廷玉父子两个军机大臣,父子宰相,他们家人曾因盖房子的事情与邻居发生争执,就给当朝宰相写了一封信,请求帮助,张英回了一封信。“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英的家人一看信,马上让出了三尺。对方姓叶,看到宰相家让出三尺,也让出三尺,从此这里有了一条“六尺巷”,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没有去过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当然后来去过了。所以,“行万里路”有条件的可以“身行”,没条件的可以“心行”,关键还是“心行”,就是读无字书。

    第二,读书是为了应用。毛主席说过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有的人说,一部《资本论》。西方人把重点放在“资本”上,中国人把重点放在“论”上,仅仅放在“资本”上不对,仅仅放在“论”上也不对,只有放在“资本论”上才对。

    第三,书是要不断续写的。亚当•斯密总结出劳动价值论,马克思总结出剩余价值论,我们银监会的工作每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一天不可开交,但如你们所知,我还有许多业余爱好。有人就问我,你哪来的时间?我就反问,毛泽东的诗词创作有三个高峰,一是反“国剿”时期,二是长征时期,三是中苏论战时期。这三个时期都是什么时期?都是毛泽东最紧张、最繁忙的时期,可偏越是这样的时期,他越能写诗,等到了延安,生活条件好了,他反倒写不出来了,还有曹植,曹植有七步诗,可有的人一辈子也写不出一首诗,为什么?我说,劳动价值论把劳动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复杂劳动是多倍的简单劳动。复杂劳动又可分为一般复杂劳动和特殊复杂劳动,比如逻辑思维型的劳动就属于一般复杂劳动,需要进行调查研究,提出论点,收集论据,演绎推理等等,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形象思维型的劳动就属于特殊复杂劳动,常常灵感来了,一挥而就,不需要多少时间,当然有些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比如写小说,这里又有一个相对时间和绝对时间的问题,形象思维实际是占用最小的绝对时间,放大相对时间。这就是为什么诗人可以出口成章,曹植可以有七步诗,而其他人一辈子也写不出一首诗的原因,所以,我认为形象思维的劳动不能简单用时间来衡量,“时间”不能简单的算术相加和物现分配。再比如,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经济运动的规律是高涨、危机、萧条、复苏,实际上,这不只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运动规律,而是“初级阶段市场经济”的运动规律,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也不例外,我们1988年-1989年的闯“物价关”,是经济的“高涨期”和“危机期”(只不过不好用这个词),后来。我们不得不进行治理整顿,随后就是1990-1991年的“萧条”,1992年的“复苏”,接着又出现1983年的“高涨”与接下来的“危机,迫使我们又不得不再次进行“治理整顿”,采取了扩大内需等措施,减轻了“相对萧条”的负面影响,经济始终较快增长(这是我们逐渐认识并驾驭规律的结果),经过几年的“积极复苏,2003年我们又开始进入新的“高涨”期且已持续了五年,总结这段历史,表明了我们进入市场经济的过程,说明我们已处于“初级阶段的市场经济”时期,不可避免地要受“初级阶段市场经济”规律的影响。认识“初级阶段市场经济”规律。就是我们的“续写”。所以,今天我们就要记住《矛盾论》说的“矛盾的双方无不依据一定的条件向其相反的方向转化”。

    在“高涨”时要想到“危机”的到来。提前做好预防……

    总之,以上胡乱写来,青年朋友们,信不信由你。

        

          来源:《中国金融家》 2007年07期 



    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在中央党校(第53期)省部级干部进修班读书交流会上的演讲

    唐双宁

    2013年4月9日(据录音整理)

     

    今天很高兴和中央党校的同学们做一个关于读书方面的交流。按照“读书交流会”确定的主题,谈谈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记得十年前,我的母校东北财经大学曾经采访过我,让我谈谈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三本书。当时我讲第一本是老子的《道德经》,第二本是卢梭的《忏悔录》,为什么要推荐《忏悔录》呢?因为我觉得这本书主要是教人做人要真诚,第三本是毛主席的《矛盾论》。

    六年前,我还在银监会工作。有一次,银监会团委让我给银监会系统的青年朋友们推荐一本书,我借此机会给大家推荐了好几本,还写了一篇《寄语青年朋友》。

    四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讲读书问题,中央党校专门组织召开了一次座谈会,也不知道怎么选上我了,让我做了一个发言,谈谈读书的体会。我就讲了一下自己读书的历程,从被动的读到主动的读再到最后离不开书。我还讲了自己喜欢读的几个系列的书,包括马恩列毛、诸子百家、中外名著、二十八史。为什么是二十八史呢?我们知道有二十四史,是清代人写的明以前的历史,再加上清史、北洋史、民国史、党史,就是二十八史。这几个系列的书,当然还有其他许多方面的书,我都读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书,我建议大家有时间都可以读一读。《南怀瑾全集》,这套书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的,一个是台湾出的。《素书》,这套书可能有的同志比较陌生,这里有一个故事,讲的是秦灭韩后,张良作为一个激进青年,在古博浪沙也就是今天河南原阳县城的东郊,用铁锤狙击秦始皇未遂,被全国通缉。后来,张良逃至下邳也就是今天江苏睢宁县古邳镇,在下邳圯桥遇到了黄石公。黄石公故意让鞋子掉到桥下,让张良到桥下替他捡鞋。张良一共捡了三次,前两次黄石公都不满意,直到第三次,黄石公终于满意了,认为这个年轻人孺子可教,送给张良一套书,就是《素书》。张良熟读此书后,由一个激进青年变成了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辅佐刘邦打下了天下。黄石公在送书给张良时,告诉他如果这套书有能传的人就传下去,如果没有传人就把他烧掉。后来,张良既没有把书传下去,也没有舍得烧掉,而是把书带到了坟墓里。到了晋代,这套书被盗墓的给挖了出来,流传了下来。这套书值得一读。我自己印了一部分,给我们班每人发了一套,所以你看他们现在都成了成熟政治家(众大笑)。

    《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现在很热,在这里就不展开讲了,如果有时间大家可以读一读。对于法国大革命和英国光荣革命,怎么看?英、法两国地理位置、历史背景相近,两个国家一个是光荣革命,一个是流血的大革命。过去我们从肯定的角度赞扬法国大革命,但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这里值得借鉴的东西太多了。

    霍金有三本书,《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大设计》,大家感兴趣也可以读一读。我的体会是,生活当中有想不开的事读读哲学;读哲学的书你还想不开,可以读读宗教的书;读宗教的书还想不开,再读读宇宙的书,就没有想不开的事情了。霍金的这三本书是科普性质的,可以读一读。

    《人类群星闪耀时》,是讲世界上征服人类极限的一些故事,值得一看。

    《三体》,这本书一共有三册,现在网上炒得很热。这套书是山西娘子关电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工程师写的,作者叫刘慈欣。《三体》是一部科幻小说,但我认为不是胡编乱造,是根据科学推理讲地球文明与宇宙文明的冲突。今天,谁也不能否定地球之外存在文明。这本书看完以后,发人深省。

    《国运1909》。什么是1909呢?辛亥革命是1911年,也就是辛亥革命的前两年。这本书核心是讲清朝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就是洋务运动,结果一个甲午海战却被军力不如我们的日本打得割地赔款,最后大清不得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比如五大臣出洋、宪政改革等等,但是已经晚了。

    以上这些书都是经新闻出版署批准正式出版的书,建议大家可以抽时间看一看。总之,可以说我是古今中外左中右、天文地理文史哲,各种书都看。

    今天就让谈一本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书,我还真是挺发愁的。我有一个观点,自然科学有绝对标准,比如一加一等于二,而社会科学没有绝对标准,语文没有100分。你说哪本书影响最大?很难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最大”本身就不符合辩证法。昨天晚上,我请莫言到我们那儿去做客,我和莫言交流,说如果选一本你认为你哪本书最值得给我推荐一下?他的书我看过一部分,没有都看。他给我推荐了《檀香刑》,还在送给我的这本书的扉页上写了 “请唐双宁先生雅教”,我还没来得及看,我哪敢“雅教”?

    所以今天读书交流会让谈一本书我很犯愁,一本怎么谈呢?应该说很多书都对我影响很大。我想了想,只好把“这本书”分成上、中、下三册。

    “上册”是读无字书。读有字书难,读无字书更难。我以读党史作例子。可以说,全国几乎全部党史重要事件发生地我都实地考察过,不信会后咱们可以论,大家随便点,随便提问。《党史》二卷我是参加了审稿的,还得了1万元的审稿费。《党史》二卷里的表述、观点由中央定调,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不能有硬伤。原来《党史》二卷初稿里有一处硬伤,我提出后已经改过来了。

    大家都知道红军长征。我对红军长征的定义是: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九·一八”事变之后,以抗日、反围剿、扩大根据地、打通国际通道四个目标进行的大规模战略转移。一般人都认为参加长征的红军有一、二、四方面军,后来加上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的红二十五军。实际上我经过实地考证,读无字书,我认为长征一共有十一路红军。这十一路红军分别是:一、二、四方面军,其中一方面军开始叫中央红军,四川懋功会师后改为一方面军;二方面军开始是二、六军团分别撤出湘鄂川黔根据地,到甘孜后合编为二方面军,再加上二十五军共四路。而在这之前还有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撤出鄂豫皖根据地开辟川陕根据地,这算是一路;贺龙的红三军撤出湘鄂西,开辟湘鄂川黔根据地,这是一路;寻淮洲、乐少华、粟裕的红七军团在罗炳辉红九军团护送下,叫北上抗日先遣队,去和方志敏会师,这是一路;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红六军团撤出湘赣根据地,和贺龙会师,这是一路;中央红军到陕北后进行东征,这是一路;东征回来西征,这又是一路;一、二、四方面军会师以后,四方面军的三个军组成西路军,这又是一路。所以一共有十一路红军在长征。当然,这是从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定义的角度上讲,也只是一家之言,理论上可以探讨。但这些在“有字书”上是读不出来的。

    关于长征精神,我概括了六条: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意志,严密的纪律,不怕牺牲的精神,尊重实际的作风,众志成城的凝聚力。这也是我经过实地考察后概括出来的。我觉得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这种精神。如果我们有了好的体制,好的物质基础,再有了这种精神,中华民族就一定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在“十八大”分组讨论发言时,提了十点建议,第一点就是建议中央在适当的时候召开一次中央工作会议,总结一下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经验与教训,形成一个《改革开放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们党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两个决议,一个是七大前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个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现在又过去了三十多年,我觉得应该把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经验、教训很好地总结一下。这三十年的成绩不用说,物质文明极大地提高,但问题也不容忽视,特别是精神文明下滑,社会矛盾突出,软实力不足。我认为这些经验教训在适当时候应该认真总结一下。

    读无字书,我再举一个例子。关于《沁园春·雪》这首词的写作地点,陕西省和山西省之间有争议,陕西人说是在陕西写的,山西人说是在山西写的。我说你们别争了,我给你们断一下。长征到了陕北,瓦窑堡会议决定进行东征,东征走到陕北的清涧的袁家沟,就是“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的清涧,清涧袁家沟对面就是黄河。当时毛主席住在白栋材家,白栋材是建国后的江西省委第一书记。第二天早晨,毛主席出去看地形,骑马走了40多里地到了一个叫秦岭塬的地方。那天下大雪,对岸实地看确实是“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毛主席地形看得怎么样不知道,但却诗性大发,回来就写下了这首词的草稿,然后就过黄河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白栋材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孩,毛主席临走的时候给了白栋材父亲八块大洋作为宿费。白老头说:“长官,大洋我就不要了,你把这个娃娃带走吧。”现在到袁家沟去,袁家沟的人都说这个白老头太有眼光了,“八块大洋换了个江西省”。之后,毛主席到了山西石楼,又做了一些修改,把这首词拿给陆定一看,并在小范围内传颂。后来,毛主席到重庆谈判时送给柳亚子并正式发表。所以,你说这首词是在哪儿写的?经过实地考证,我认为是初稿写在陕西,定稿在山西,正式发表在重庆。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你要是不读无字书,就搞不明白。这就是我要谈的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的上册——读“无字书”。

    再说恩格斯是哪里人?我也问过很多专家学者,都说是德国巴门人,可打开德国地图找不到巴门这个地方,那巴门到底在哪儿呢?其实现在这个地方叫伍珀塔尔,在鲁尔区的杜塞尔多夫,从杜塞尔多夫往东乘车一小时就到了伍珀塔尔市,当年巴门小镇已经被伍珀塔尔兼并了,所以巴门已经不存在了。这些在“有字书”上是读不到的,只能通过“无字书”读到。

    “中册”是读“反面书”,或者说读有争议的书。我觉得我们这一级的干部还是有这个鉴别能力的,正反两面的书都读一读可以更好地辨别是非以正视听。特别是有的反面书上写的东西纯属胡说八道,我们就可以以见证人、亲历者的身份以正视听。我认为,这些反面书或者叫有争议的书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恶意诋毁的。比如有一个化名叫“京夫子”的人写的书,纯粹是胡编乱造。还有一本书叫《叫父亲太沉重》,也是胡编乱造。一个名叫艾蓓的人,长得多少有点像周总理,来冒充周总理的女儿。因为周总理是人们公认的道德楷模,他们就从道德上,借丑化周总理以达到挖掉共产党根基的目的。后来真相大白,现在这个人身世已经查清楚了,就是安徽蚌埠医学院的一个工农兵学员,生父生母都查清楚了。

    第二类是学者的书,受立场、角度、资料、水平的局限,不能全面地辨证地看问题,分不清主流和支流。比如说有一本《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在党史界还有一定的影响,基本上全面否定了延安整风。这件事情要分清主流和支流。从主流看,没有延安整风,全党统一不了思想,就不可能取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立新中国的胜利。这是主流。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从支流上说,抢救运动中间出现扩大化,但这是支流。把支流当主流去说,以学者的身份引用了大量的数据和资料,很能让一些年轻人产生误解。这是第二类,这类书有片面性,有的立场也有问题,资料也有限,需要有分析地去读。

    第三类是一些当事人的回忆,这类书有一定的可读性,但这类书共同的问题都是表白自己的多。陈伯达的、王力的、聂元梓的、徐景贤的、邱会作的、吴法宪的、李作鹏的,包括黄永胜儿子写的,这些书我都读过。读一读有好处,兼听则明,我觉得有一定的借鉴性。客观来讲,我觉得比较可读的是邱会作的那本和朱永嘉的那本。当然,这一类书中也是真假难辨,有的把一些众所周知的“真”再掺进自己的“假”,产生很坏影响比如李志绥的那一本。我认为,评价一个政治家,主要应看他在推动历史进步中的作用,至于生活问题咱们不清楚,也没必要去谈论这些。所以,李志绥为了一点稿费去做这种事,我很鄙视这个人。

    所以,“中册”书我们看一看也有好处,看了之后可以向其他人作正面解释,以正视听。

    正是读了无字书、反面书,经过对比之后,我认识到毛主席是人不是神,但不是一般的人,是大思想家、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诗人,也是大艺术家(书法也是艺术的一种)。对他的评价三七开,是已经盖棺定论了的。但是他的“三”不是一般的三,他的“七”更不是一般的七。我认为第一,他的局限是历史的局限,那个时代只能那样,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当年。第二,他们那一批人当时都是热血青年,出发点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第三,那一批人在当时是最优秀的群体,说实话,我们现在的人要是活在当年,谁也没有那个水平。第四,要区分主流和支流。中华民族站起来,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胜利,这是他们的历史功绩。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但毛刘之争我认为本质上是主义之争,也有其他枝节上的原因比如性格方面的原因等等不去多讲了,但我认为看问题要看本质。我认为500年以后再回头看,毛主席肯定是写进这段历史的第一人。我们今天回头看历史人物,公认唐太宗是最有作为的帝王,但唐太宗也有玄武门之变,杀了兄弟,逼退老爹,娶了武则天,但这并不改变唐太宗的历史地位。

    最后“下册”是读自己读后思考的“活书”,我把它叫“自悟书”。书是死的,是别人写的,要活读、读活,读成自己的,即经过自己的大脑思考,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制造,也就是“悟”,把书读薄,当然读薄以后还要再读厚。那么怎么加工制造怎么“悟”呢?比如哲学,哲学的书我没少看,最早是马克思、毛主席的,后来是康德、黑格尔的,我都看了不少。教科书上讲,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最一般规律的学说等等。毛主席给哲学下的定义是,自从有阶级社会以来,一共有两门科学,一门是自然科学,一门是社会科学,哲学则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与总结。我觉得毛主席概括的很精辟。但是毛主席的概括有一句话不准确,不是自从有阶级社会以来,而是自从有人类社会以来,就存在着两门科学,一门是自然科学,一门是社会科学,哲学则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与总结。

    读了这些哲学书之后,我常讲一句话,最有用的是哲学,最没用的是哲学;哲学不解决任何具体问题,学好哲学可以帮你解决所有问题。哲学是地基,专业是楼房,我们不能只打地基不盖楼房,那打地基干什么;我们更不能不打地基只盖楼房,那样楼房迟早要倒塌。有人说哲学太枯燥了,问我哲学到底是什么?我说,哲学用一个字来解释就是“度”,用两个字解释就是“平衡”,再多几个字解释就是“对立、运动、转化、平衡”,世界上的事物都是以“对立”的方式存在,在对立的同时发生“运动”,在运动的过程中发生“转化”,转化后实现新的“平衡”,这是我对哲学粗浅的理解。

    哲学书比如康德的书,康德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现在国内一共有五个译本,最新的是武汉大学邓晓芒的“邓译本”,我们上大学那会儿最早还是蓝公武的译本。康德的书晦涩难懂很难读下去。这“三大批判”核心讲什么?就是讲“真、善、美”。《纯粹理性批判》就是讲“真”,《实践理性批判》就是讲“善”,《判断力批判》就是讲“美”。康德哲学的核心思想,我用七个字概括,就是“存在、作用、不可知”,我们生活在此岸世界,和此岸世界相对应的有一个彼岸世界,这个彼岸世界是存在的,是有作用的,是不可知的,由此形成康德哲学的基础“二律背反”。康德是哪国人?我问了很多哲学教授都没有准确回答上来,一般都说是德国人。康德可以说是德国人,实际上他是苏格兰的血统,祖先是苏格兰人;后来移居到东普鲁士格林斯堡,那时还没有德国。后来俾斯麦统一德国,成了德国人;一战后变成波兰的一部分,又可以说是波兰人;二战后变成苏联的一部分,又可以说是苏联人;苏联解体之后现在变成俄罗斯的一块飞地叫加里宁格勒。当年的格林斯堡就是现在的加里宁格勒。

    再比如黑格尔的哲学思想,他的代表作比如《小逻辑》我也翻过。我把黑格尔的哲学思想也概括为七个字“绝对精神正反和”,黑格尔认为世界是绝对精神构成的,绝对精神以正反和的方式存在。所谓“正反和”也可以理解为波浪式运动。

    但“正反和”是简单重复,而波浪式运动更进了一步是“前进”。康德影响了黑格尔,黑格尔影响了马克思,马克思影响了毛泽东,毛泽东影响了邓小平。所以说没有康德就没有黑格尔,没有黑格尔就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就没有毛泽东,没有毛泽东就没有邓小平,没有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们今天坐在这里讨论问题。历史就是这么延续下来的。所以我说,读书要善于思考,要经过思考把书读薄,变成自己的东西;然后再读厚,让它更丰富,再去指导实际。

    关于读书,最后我想说三句话。第一句话,宁可三餐无肉,不可一日无书。读书能使人看开问题,能扩充人的立体生命。想不开的事读读书就想开了。用时髦的话讲,读书能给你提供正能量,所以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北大、清华请我去讲书法,我说什么是书法?我给书法下的定义是,书法是以汉文字为对象,以笔墨纸砚为工具,以书外工夫为基础,用以宣泄情绪、创造美感的艺术。这就是我给书法下的定义。那么当时就有同学问我,什么叫书外工夫?我说书外工夫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万件事,抒万般情,师万人长,拓万丈胸。读万卷书就可以扩充人的立体生命。什么叫立体生命?香港城市大学请我去讲书法,我说人的生命有三种存在形式,第一种叫线性生命,就是人的自然寿命;第二种叫平面生命,就是你的专业领域;第三种叫立体生命,就是能够全面发展。通过读书增加你的知识,激活你的潜能,得到全面发展,就可以充实你的立体生命。所以我说第一句话,读书可以使人看开问题,宁可三餐无肉,不可一日无书。

    第二句话,越是深刻的,越是简单的。所以越深刻的书越简单。怎么简单?就是读书要由厚读到薄,读薄了就简单了。读薄后自己再去发挥,再由薄到厚。

    第三句话,尽信书不如无书。不识字的人受人骗,识字的人受书骗。这不是我说的,这是钱钟书《围城》中说的。所以要读万卷书,但不是万卷死书,要读万卷活书。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西安体育学院党委书记吴长龄推荐理由


    党委宣传部:

    很荣幸能到北京参加为期两个月的“中央党校第67期地厅级干部培训班文化专题研究”的学习。结业回来之后,老师同学朋友们见面就问我有何收获?我不加思索回答:“天下好事读书第一。”

    中央党校学制安排中有一个很值得推广的好经验、好做法,就是学员们到校后在支部范围内相互“荐书”,即请每位学员讲一讲在你人生道路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或者你最近正在阅读的一本好书,并说明原因。

    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应用。今天,我给1200名同事们当然也包括在校学生朋友们,隆重推荐、热诚推荐唐双宁先生日前在中央党校一篇精彩演讲《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原因有三:一是这篇演讲通俗易懂、观点鲜明,读起来身心都有温润之感。

    二是唐双宁先生是我国金融系统一名有影响的领导干部,他往日撰写的关于中共党史和党史人物的著述我读过不少。许多见解有独到之处,对我印象很深。

    三是从媒体公开的唐先生的履历看:他也是新时期普通高等院校毕业生。担任“国”字号大银行的掌门人,他的工作职责任务不能说不重,他的公务业务不能说不忙,但他为什么读了那么多书?思考问题为什么能那么宏阔深刻?这值得我们的教职工特别是院系两级领导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同事们深思,更值得我学习。

     

                                                  西安体育学院吴长龄

                                                                                  2016年11月14日晚



    来源:西安体育学院 ,网址:http://www.xaipe.edu.cn/info/1063/11172.htm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